您所在的位置:远钟门户网站>文化>杜学文:劳动者成为文学作品的主人公

杜学文:劳动者成为文学作品的主人公
发布日期:2019-11-02 12:09:07   浏览次数:3234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劳动者成为文学作品的英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文学聚焦)

●这些人物的出现与新中国的建立有着根本的关系。工人成为国家的主人。

新中国文学中的低级也出现了许多“高级”和充满理想的人物,如乔厂长、县委书记李向南等。他们自己也是人民的一员,但他们的分工不同。

●在70年的文学创作中,人物命运的变化往往预示和代表群体的变化,从而成为具有时代意义的社会追求。

从文学的角度来看,新中国70年的文学实践可以说是把劳动者看作自觉独立的人,在社会实践中表现出人们的创造力、崇高理想和高尚品格的最大功劳。

首先,我们注意到,在新中国70年的文学作品中,社会生活中最常见的大多数劳动者成为主角。在新中国成立前的各种文学作品中,不乏对社会底层人物的描写。然而,他们基本上处于作品中人物雕塑的边缘。他们既不是在社会生活中处于积极地位的角色,也不是能对社会生活产生重要影响的角色。新中国成立后,随着人民政权的建立,文学创作中的劳动者真正成为社会生活中的主导力量,成为文学作品中的主角。在小说《吕梁英雄传》中,世代居住在吕梁山区的普通农民逐渐觉醒。面对日本的入侵,他拿起枪,打了一场生死之战,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在《年轻黑人的婚姻》中,人民政治权力的存在给了年轻黑人和小琴追求自己价值观的社会条件——无论是个人爱情和婚姻,还是国家独立等等。20世纪50年代,出现了大量优秀的文学作品。《红岩》、《红旗谱》、《赤日》、《拓荒史》等“三红一创”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劳动者的自主意识和创造力被唤醒了。他们热情地创造了自己的生活,展现了巨大的智慧和勇气。他们不仅是社会生活的领导者,也是实现个人价值观的自觉者。工人成为创造新生活的主体,而不是“他人生活”的配角,也不是社会生活和文学作品中可有可无的角色。他们有明确的自我意识、价值追求、创造新生活的主动性、意识,并为自己是国家的主人而自豪。这些人物的出现与新中国的建立有着根本的关系。这意味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人民的国家,劳动人民掌握国家权力,为工人谋求根本利益是现实。工人成为国家的主人。因此,劳动者成为文学创作中的主要人物。

一般来说,这些主角都是超越个人兴趣的具有崇高品格和独特个性的形象。在许多情况下,他们的行为具有个人意义,如追求爱情、个人家庭的影响等。然而,这通常是这些图像的起点,而不是终点。当他们参与建设新生活的伟大实践时,他们的精神境界、情感世界和价值追求应该始终汇聚在一个更广泛和崇高的使命中,并为此而努力工作、奋斗甚至牺牲。例如,在王愿坚关于红军长征的系列小说中,描绘了许多受害者。虽然这些红军战士不是万能的,但他们是千千革命队伍中一千万士兵的代表。他们有坚定的理想和信念、毅力和正直。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们没有把生存作为最高的追求,而是把革命事业的胜利作为最高的目标。在这些作品中,他们不仅闪现出革命战士的光辉品格,而且展现出人性最光辉的内涵,这是人性崇高品格与革命理想的完美统一。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一系列作品中,改革的呼声和改革者形象的塑造成为中国文学的重要收获。他们从不担心个人得失、荣辱,而是表现出能够反映历史发展必然趋势的勇气和能量。乔主任在《乔主任上任》一书中以巨大的速度推进了改革。《新星》中的李向南在与僵硬的保守势力和个人利益相混合的游戏中表现出了与时代需要相一致的理想和情感。这种人物形象一直延续到今天。虽然它在表达技巧上更多样,但它的精神特征是一致的。

在新中国文学中,也有许多“高级”和理想的人物,如前面提到的乔主任和市委书记李向南。在许多情况下,它们已经成为作品叙事的动力和故事演变的重要原因。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作品忽视了普通劳动者的塑造,而是在这些形象中强烈地展示了人的属性。换句话说,他们只是人民形象的典型代表。首先,这些数字本身代表了时代发展的需要,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他们可以说是普通工人的代言人和代表。其次,他们的社会实践方法、智慧和经验是基于人民创造历史的实践,来自人民。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本身就是人民的一员,只是分工不同。

新中国70年的文学描绘了人民为创造新生活而进行的伟大斗争。一般来说,有一些类型。第一幅是近代以来人民为民族独立和自由而发动的革命战争的画卷。其中有关于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自卫反击战等历史事实的作品,如《火王》、《保卫延安》、《谁是最可爱的人》、《山下的花环》。第二,新中国成立后,劳动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成为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奋斗史。其中,《青春万岁》等影片展现了新中国成立初期人民由衷的骄傲、喜悦和对未来的真诚向往。”《山村巨变》、《钢铁洪流》等作品生动地展现了新中国工农业战线的新氛围乔导演的《就职记录》、《新星》、《重翼》等作品描述了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社会走向新变化的历史进程《选择》、《党委书记》和《大雪无痕》展现了新的历史时期改革的艰难历程和社会变革的根本动力。其他作品关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问题——社会政治、日常生活和精神文化,并对其进行反思和批判。其中,如“花园街9号”、“芙蓉镇”和“走进人类形态”有着广泛的影响。这些先锋派作品在拓展中国新文学可能性的同时,详细展示了人类的内心世界,让人们看到了人类存在的另一面。大多数人物都有很强的生命力,能够承受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磨难,并表现出生活的坚韧和毅力。例如,在《白杨之春》中,甚至像曾怀林这样正在重建农场的人也能感受到生活的美好,并逐渐变得更加坚强。

在70年的文学创作中,人物个体命运的变化往往预示并代表着群体的变化,从而成为具有时代意义的社会追求。例如,“哦,白雪公主”描述了一个在山里长大的农村女孩。当她看到象征现代意义的火车时,她的内心世界被深深触动了。这种触摸虽然属于香雪海个人,但也属于时代,属于像香雪海这样渴望出山融入山外世界的人。在《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安和孙少平代表了在新的历史时期到来后通过努力改变了个人命运的普通人的形象,具有突出的典型性。在《托普》(The Top)和《甘家洼风景》等作品中,展现了社会变迁时期普通人情感世界的微妙变化,具有柔和柔和的人文情怀。人不再是一种“概念”表达,而是与个人命运紧密相连的。这里所反映的是在深刻和广泛的社会意义上个人对人民命运的表达。在这里,个人和群体生动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具有时代意义的明亮画卷,为中国文学开辟了一个新的审美世界。

(作者是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席)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2018-2019 dragoniv.com 远钟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方式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